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net
当前位置:TXT小说天堂 > 全部作家 > 华语作家 > 王安忆作品及代表作推荐

王安忆作品全集

 王安忆.jpg王安忆,中国当代著名女作家,1954年3月出生于南京,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是中国当代在海内外都享有很高声誉的女作家,被视为文革后,自1980年代中期起盛行于中国文坛的“知青文学”、“寻根文学”等文学创作类型的代表性作家。王安忆的作品主要有小说、散文、儿童文学作品等等,代表作品有《长恨歌》《小鲍庄》《流逝》《富萍》等等。

 
王安忆的小说普遍带有循环时间观念渗透下圆形思维的意味。 这种圆形维引导下的圆形结构散发出浓郁的神秘色彩和悲凉色彩,它将无数个个体生命存在的偶然纳入到一种必然运动的封闭结构之中,尽管每个生命个体都有自己的生命时间,然而在整体时间的演进过程中生命个体叉往往无法把握 自己的命运 , 表现为一种生命本质的无奈和偶然,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偶然便铸成了人物必然神秘而又悲剧的人生命运,于人际往来和世界苍凉中完成的一种圆融悲远的境界便蕴含其中了。
与此同时,由于过多理性动机介入小说的操作,小说的故事结构开始呈现出很强的隐喻性,并使这种隐喻结构扩张了象征的功能,包括对民族文化根的找寻,对人、人性及人的心理内容急切地探究。事实上,许多小说的故事本身就具有浓郁的隐喻功能,而故事的结构方式、讲述方式则会提升隐喻的文化底蕴和更深层次的内涵。王安忆小说隐喻世界的营构,体现出她对客观世界和生活表现的穿透能力以及对世界的整体关照与把握,使小说既有多义性和无定性,又有严肃性和哲理性,也使人们可以超越生活的表象,从更深的背景和层次去体悟生命与存在。隐喻或是象征作为一种审美方式,在其对世界的符号化过程中,穿透作为表象的现实世界,使审美产生神话的品质,而这种神话品质里沉淀着叙述的魅力和极大的人文含量。
可以说在王安忆的创作过程中始终呈现出一种倾向,那就是捕捉蕴含丰富的主题意象,用以营造象征化的、隐喻性的叙述空间,更是通过在小说中编织一连串的意象,通过意象叠加和组合的方式来结构和拓展叙述空间,使小说文本的叙述空间更富有立体感和层次感。“主题意象在作品中构建起与文本世界相呼应的象征世界,由于象征意义本身具有不确定性,它不显示精确的语义值,这就使叙述的时空淡化了作品的情节线索和人物性格发展的内在逻辑,造成一种虚实交错、明暗掩映的模糊风格。
而在王安忆的整个创作中,也存在着作品与作品间、作品风格间、人物之间甚至是表层结构之间的相互对应的形态,实际上这也是圆形思维在作品中的投射和表现方式,蕴含在圆形结构中对立的两极不断斗争又相互转化的运动形式,并以此对立关系为逻辑动力推动一部小说乃至整个创作向前发展。例如,从文本的表层结构上来看,王安忆惯用双层对比结构,即两个或两组不相干、相对独立的故事平行发展或交错套置在一部小说文本中,呈现出多义的、不甚明晰的意旨。
片断式结构是近年来在王安忆“淮河系列”的短篇小说中,如《姊妹行》、《文工团》、《忧伤的年代》、《喜筵》、《开会》、《花园的小红》等被呈现出来的:另一种结构形式。在这些乡村叙事中,王安忆对以往的小说成规和叙述要素做出了反叛。与过去注重叙述方式、文化追寻和心灵阐释不同,她在叙述中放逐了小说的情节结构,有时淡化甚至抽出了故事情节,不再拘泥于情节发展的完整性和对典型人物的塑造,而着重于对记忆里乡村自然生活形态的描写,让小说形态尽可能地回归到原初的日常生活状态。在叙述的过程中,叙述者舒缓从容像日常谈话一样把过往生活中平淡、零散的人事细节和时间空间片断娓娓道来,于是在不经意间这些片断在文本里累积起来,联结成文。
“一切形式的背后都有非形式的原因,作家建构艺术结构的基本图形,往往正是来自他感知人生的独特方式。”的确,形式本身就是意义,选择何种叙述方式创作小说一定与作家本人当下的经验感受有着某种“象征”关系,对文本的文化内涵也具有重要的指向作用,这种表层叙述方式与深层文化内涵的默契越是自觉,文本的美学意蕴就越充沛,从而使小说达到一定的审美高度。王安忆是一位很重视叙述方式的作家,她的小说叙述方式体现了她创作小说时的叙述姿态,也承载着她对文化、历史、生命的终极思考与关怀。

桃之夭夭

简介:《桃之夭夭》是著名作家王安忆最新的长篇小说。小说每一章都以一句描写花的古诗为题,比如“一枝梨花春带雨”、“新剥珍珠豆蔻仁”、“千朵万朵压枝低”等等,独具匠心。小说娓娓叙述了上海市井之间,一个叫郁晓秋的女子半生的人生历程。这个上海女子,原本可以像雯雯、妹头一样,在上海的屋檐下过着自己平淡却充盈,烦恼又热闹的生活,但是,她显然是个异数。她的母亲是个滑稽戏女演员,年轻的时候有点小名气,终究到老了,也只是个跑龙套的;她母亲的丈夫

长恨歌

简介:《长恨歌》,当代中国著名女作家王安忆的长篇代表作之一,1995年发表于《钟山》杂志,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并且入选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本书中,一个女人四十年的情与爱,被一支细腻而绚烂的笔写得哀婉动人,其中还交织着上海这所大都市从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沧海桑田的变迁。生活在上海弄堂里的女人沉垒了无数理想、幻灭、躁动和怨望,她们对情与爱的追求,她们的成败,在我们眼前依次展开。王安忆看似平淡却幽默冷峻的笔调,在对细小琐碎的生活细节的

荒山之恋

简介:《荒山之恋》中,我试图制造的是环境与背景之中的男女关系,我的意思是,男女关系其实不是孤立地发生的,而是时间和人,正巧走到一个交合点上,是一种机遇的性质,所以,故事是在四个人中间展开的,男女主角分头走过各自的生活,在某一点上相逢。“我们生不能同时,死同日”,她坚决地说。他们到了荒山底下,开始上山。她扶着他坐下,像抱婴儿似的抱着他,用脸颊抚摩着他的脸颊,温存了一会儿,便从白色的女式手提包里取出一个小瓶,撬开封口,喂给他喝,他听话地喝下去,再不

遍地枭雄

简介:《遍地枭雄》是中国作家王安忆在2005年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小说以现代上海的黑道男性之间的情义为主题。 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来自上海郊区贫穷的年轻人韩燕来。他来到上海干起了出租车司机的职业。韩燕来由此接触到了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乘客,在自己的心里刻画出每位乘客是做什么的,有什么样的生活。 在一个圣诞节的晚上,在被出租车司机机视为最能赚钱的晚上,韩燕来也开始忙碌起来,后来有三个年轻男子上了他的车,由此改变了他的命运。这三

发廊情话

简介:《发廊情话》为王安忆所作短篇小说,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发廊情话》以风尘女子虚实掺夹的情话讲述,对世俗人生的一种人情世态作了生动逼真传神的艺术写照,它讲述的是一个象征性的故事,现实性很强,不同的是它和爱情有关,和女性主义也有关,意在指陈女性文学的现状和弊端。 《发廊情话》体现了王安忆对上海市民阶层人物的职业、语言、心态特点以及世风民情的精准把握与表现。这篇小说语言和叙事技巧是极其老到的,其

小鲍庄

简介:《小鲍庄》中篇小说,原载《中国作家》1985年第二期。本书是作者创作生涯中经典小说的结集,共收六个短篇和四个中篇。这些作品多取材于青年人的生活,反映了各色各样青年人的欢乐、苦恼、追求和理想。这个集子集中地体现了作者在艺术上的追求。 本书是作者创作生涯中经典小说的结集,共收六个短篇和四个中篇。这些作品多取材于青年人的生活,反映了各色各样青年人的欢乐、苦恼、追求和理想。这个集子集中地体现了作者在艺术上的追求。《麻刀

三恋

简介:“月光之爱”选粹以爱情为主题的小说系列,爱情是人类最美好、最神圣的情感,是文学最有魅力的叙述。在当代社会,爱情越来越不被人们珍惜,但唯有文学始终与爱情相伴。爱情在现实中被稀释,但它仍然是文学中最生动的一股清泉。我们尤其不能忽略女性作家对爱情的书写,她们是爱情最真诚的守护人。《三恋》是王安忆最具代表性中短篇小说集。收录了王安忆成名作“三恋”——中篇小说《小城之恋》、《荒山之恋》、《

启蒙时代

简介:《启蒙时代》是自2003年小说《桃之夭夭》后王安忆最新一部长篇小说。在这部小说中,王安忆用20多万字的笔墨、以精细而锐利的手术刀,解剖和描述了1967年至1968年底两年间,南昌、陈卓然、海鸥等几个干部家庭出身的年轻人的成长。在这部小说中,王安忆笔下的这几个年轻人狂热迷恋马克思艰深的著作和语言,他们的精神思想在磨难中坎坷地成长。 《启蒙时代》是一部描写一代人心灵成长的小说。20世纪60年代中期,“文革”狂飙突至,把生活在完全不同

妹头

简介:小白,妹头,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顺其自然地结为夫妇。他们一个成了小有名气的文论家,一个变为走南闯北的生意人。他们的分手,表面上因为妹头的婚外恋,实际上仍然是理想世界和世俗生活的冲突。当妹头准备移民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去时,这个平凡的爱情故事突然走出了真实,因为它失去了上海。这正是王安忆试图描述的中心。王安忆最擅长的,就是对极细小琐碎的生活细节的津津乐道中展现时代变迁中的人和城市。

我爱比尔

简介:《我爱比尔》是中国当代知名女作家王安忆所著,描写了师大艺术系的阿三由一个纯真的女学生最终堕落成劳改女囚的故事。这其中经历了一段曲折的心路历程:从她的意识错位写到她的挣扎无奈,直到最后的毁灭。作者在叙述的时候以不带有强烈而明确的个人主观色彩的笔触勾勒人物,生动而富有感染力。《我爱比尔》获第三届上海中长篇小说三等奖。一九八三年的美国之行,对于王安忆而言,是初步建立一个国际背景,在世界文化语境下观照民族/国家/个人的视